付湘军?湖南付军明?

韬全 1 0

假如曾国藩听取弟弟曾国荃建议,起兵推翻大清王朝,你觉得会是怎样的?

因为他是大学者,儒家是做什么的?愿意做一个仆人,并且愿意做一个忠诚的仆人!他是大清,的忠实仆人,儒家的戒律是三纲五常。你是臣纲,你要我死我也得死!而要继位绝世,拯救民族,以遗民为己任,巴会为民造反吗?那是不可能的!儒家从来不认为大清入关是侵略,而是认为各民族打内战,扶有德者得天下!在曾国藩带领湘军占领南京,后,他的弟弟曾国荃建议曾国藩支持自己,这在历史上是真实的。

事实上,不仅曾国荃,曾国藩手下的许多将军也有同样的想法。比如湘军水军总司令彭玉麟,曾问曾国藩,“半个江南无主,老师有兴趣吗?”而曾国藩男人之一的李元度,甚至伙同他人在一个晚上纠集了30多名湘军高级将领,意图重演一出“宋太祖'的黄袍加身”的历史剧。当曾国藩为了防止他的不忠而带领军队离开湘,时,许多满族人已经被种植,如清廷的看守人布克慎和塔齐布,只要曾国藩,有什么麻烦,这些人就会被通风报信,要阻止他们是不可能的。

此外,尽管江的江南和北大营被李秀成数次攻破,战力仍在那里。而且江北部的多隆阿, 都兴阿, 冯子材和黄淮河谷的桑林钦也有对付湘军的安排更何况清军镇守直隶, 天津的实力畿地区,京无法估计,所以曾国藩不敢冒这个险。他是一个复杂的人。一只脚已经迈进了新时代的大门,但另一只脚还在旧时代。如果他推翻了当时的清朝,那么他应该已经建立了另一个封建王朝。

曾国藩对外国的枪支和其他先进武器非常不信任,他觉得这些武器改变不了什么。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曾经让他给进攻南京,的湘军弄些外国武器,但他说胜利的关键在于人而不是武器。他以鲍超为例,说鲍超虽然没有外来武器,但却能多次挡住敌人。后来,在弟弟的要求下,曾国藩也购买了一些外国枪支和大炮,但数量很少。因为他仍然觉得湘军的胜利仍然依赖于那些传统武器。此外,曾国藩还在八里桥,战役中经历了英国阿姆斯特朗速射炮的破坏,这次战役射程很远,把蒙古军队打得很惨。他还看到英国汽船可以轻松而迅速地逆流而上。但是他眼里没有看到这些东西。他甚至觉得中国人崇拜这些外物的行为是盲目的,人们的感觉是一种错觉。他还认为,只要人们购买一些外国武器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人们一旦习惯了这些武器,就不会对它们感到好奇。

热星娱乐旗下艺人

上周末,热星娱乐旗下艺人付湘军携手同公司艺人MAY和NANA演绎闺蜜情,另外联袂青春男团AGEBOY半熟男生,共同大玩青春活力。这支MV就是《当我们在一起》,由于是付湘军的首支MV,所以她本人也是非常 上周末,热星娱乐旗下艺人付湘军携手同公司艺人MAY和NANA演绎闺蜜情,另外联袂青春男团AGEBOY半熟男生,共同大玩青春活力。这支MV就是《当我们在一起》,由于是付湘军的首支MV,所以她本人也是非常卖力,接连换了将近十处场景,mv服装更多达30套,因此,这支MV也非常令人期待。 相信奇迹,抓住机遇 付湘军是《财经郎眼》主持人,她本人对唱歌情有独钟,一直梦想着有一天可以拍摄自己的MV,现在终于梦想成真,除了热星娱乐的大力支持外,当然和其个人的努力也是密不可分的。她的人生格言就是:相信人生有无限可能,我会抓住每一次机遇全力以赴!单单从她的格言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多么拼的人了!付湘军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对待自己认定的工作,她总会付出自己百分之百的努力。热星娱乐也是十分看重她的这份品质,才最终确定跟她签约合作。 《当我们在一起》,学会珍惜拥有 《当我们在一起》所表达的主题,既有对流逝青春的无限留恋,也有对美好现在的珍惜之情;既有对轻狂岁月的追忆,也有对美好友情的深深珍惜。当我们在追寻梦想的过程中,时光不经意间在指尖溜走,我们无法阻挡岁月的流逝,但是却可以把握现在,珍惜时光,珍惜陪伴,珍惜生命中的“存在”,此时的我们将不再孤独,不再畏惧。总之,学会珍惜拥有,因为我们在一起! 热星娱乐,重新出发广州热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热星娱乐)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资深的娱乐公司,董事长是在业内享有盛誉的资深娱乐人陈轲先生。公司实力雄厚,拥有澳洲背景,在陈总的带领下,旗下艺人众多,星光璀璨,业已发展成为华南地区一股强大的娱乐中坚力量,也是珠三角最大的娱乐公司。公司积极参与政府、团省委大型活动组织策划,并与万达、绿地、万科、长隆地产达成战略合作伙伴。近年来热星娱乐的音乐与影视作品更是层出不穷,曾全程独资打造台湾林宥嘉广州天河演唱会,郭富城天河体育中心演唱会,取得了高度认可的同时,更为后期与巨星的再次合作铺平道路。

财经郎眼付湘军的资料

付湘军

所在地

广东 广州

性别

生日

1988年11月5日

简介

相信人生有无限可能,我会抓住每一次机遇全力以赴!

左宗棠谋位之谜:因对清廷不满 左宗棠曾想造反

长时间控制军权和地方大权的湘淮大将,诡秘地谋取皇帝之位,既鲜为人知又颇令人费解。而湘淮大将左宗棠虽然未有谋位的大举,却实有“问鼎”的隐情。

清廷上层为互谋皇位而生死拼杀,可以说是常有之事。而长期控制军权和地方大权的湘淮大将,也在紧张而诡秘地谋取皇帝之位,这既鲜为人知又颇令人费解。其中,湘军的另一个头面人物左宗棠,亦有谋位之想、之行,则更令人难以置信,其谋位的事情也更加诡秘,其过程可谓曲折而漫长。

研究者称,左宗棠先有谋同洪秀全造反的行动。太平天国农民大起义爆发于广西,太平军挥师北进,势如破竹。当其兵锋抵达湖南时,平民出身的知识分子左宗棠有过一番深思,认为天下大乱,首先倒霉的是平民百姓。他“但愿长为太平有道之民”的愿望破灭,其原因自然不在起义的民众,而是“ *** ”,“当今国事败坏已极,朝廷上下相蒙,贤奸不分,对外屈膝投降,内部贪污腐化,外敌侵略无已。各地盗贼纷起”。另外,左氏作为环境封闭的湖南传统知识分子,对清廷的统治政策一直不满,曾经存有“扶明灭清”的思想。左宗棠同情农民起义,另一个原因是其科举道路与洪秀全相似,极不顺利。这段历史因太过隐秘,故而也是一桩秘闻,但无论正史、野史、笔记、演义传闻等等。所言皆大致相仿,绝非空穴来风。

太平军攻抵长沙期间,左宗棠曾去拜见洪秀全,共谋大计。左氏曾劝其“勿倡上帝教,勿毁儒释,以收人心”。正史方面如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中说:“左宗棠尝投奔太平军,劝勿倡上帝教,勿毁儒释,以收人心……不听,左乃离去,卒为清廷效力。”范文斓《中国近代史》称:“当太平军围长沙时,左宗棠曾去见洪秀全,论攻略建国策略”,洪秀全不听,左宗棠夜间逃走。此外,肖一山《清代通史》、张家晌《左宗棠:近代陆防海防战略的实行家》、稻叶君山源《清朝全史》皆有类似记述。至于野史中的描述,则更为绘声绘色,但中心内容不外乎上述正史所记。

这件事对左宗棠来说是很严重的:若为清廷知道,这可是灭族大罪;从太平军中逃走,洪秀全对他也不会善罢。所以,他只好举家隐入深山梓木洞。清方和洪秀全对他的行踪果然都有反应,最终经骆秉章等极力劝说,左宗棠才勉为其难,在骆幕供事六年。

咸丰九年,“樊燮事件”发生,咸丰下诏“就地正法”左氏,引起左氏及胡林翼、曾国藩等多人的警觉和不满。湘军在长江流域独撑局面,而朝廷对汉官汉将放心不下,“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在等着他们。左宗棠在湖南六年的努力,用潘祖荫的话说“此天下所共见”,而朝廷见到官文的一纸奏疏,便下诏“就地正法”,实令汉员寒心。左氏在未接上谕前乃负气而走,后诏书下达,曾国藩邀他去安徽宿松大营,胡林翼也赶往此地。他们在宿松住了二十余日,日夜商讨,其中有多日是曾、左、胡三人摒除他人密谈。据左宗棠的后人左景伊分析,他们当时就是商议谋取国家政权,由湘军领袖取而代之,左景伊的《左宗棠传》中记载,其动议者是胡林翼。胡氏认为,当今之势,满人皇族腐败,已不堪统治全国,而太平天国自天京内讧之后,败势已定。湘军势力举足之重,待击败太平军后,一定是清 *** 的心腹大患。不久前,湘军攻下武昌,咸丰本来很高兴,打算提拔曾氏,而满员则言:“曾国藩以侍郎在籍,犹匹夫耳。匹夫居间巷一呼,撅起从之者万余人,恐非国家之福也。”咸丰听后脸色大变,收回了提拔的成命。所以,与其坐而待毙,莫如先发而制。胡氏说:“天下糜烂,岂能安坐而事礼让?当以吾一身任天下之谤!”很可能他们在宿松所议的正是谋位之事。当时的意见分歧一定很大,其中心人物自然是曾国藩。曾氏以忠君卫道立命,自然坚决反对自立,使宿松的密谋没有结果。至于左宗棠的态度,他当时名声虽高,但尚未形成气候,胡林翼虽有谋位之想,但他自认为才气远不如左宗棠,势力更不如曾国藩,身体又十分虚弱,经常咳血,实难当长久之大业。他深知曾国藩“让道”、“克己”,不会冒篡位之险;而他对左宗棠的看法,以为“品学为湘中士类第一”,“横览七十二州更无才出其右者”所以,左宗棠才是最好的人选。无奈,当时左宗棠实力还太差,又是“待罪之身”,让他出来当国家之政,自然不是时候。当时让曾国藩去辅佐左宗棠,那是绝不可能的。人常言“事者,势尔”,当时的形势,胡林翼如何能扭转!

当时的议论,是咸丰十年的事。当时英法联军兵进京师,咸丰逃往热河,清廷政权岌岌可危。在这样的形势下,才有曾、胡、左等的议论。他们的议论,也是迫于集团和个人的未来命运的考虑。

第二年秋,咸丰死于热河,湘淮大将再次密谋。此时,左宗棠的楚军已成锐师,开赴江西战场与太平军作战,捷讯不断。接连攻取了太平军守城景德镇、德兴、婺源。又连败太平军名将、号称“黄老虎”的黄文金部,收复建德,解曾国藩的祁门之围。还在乐平与太平军进攻江西的主力李世贤大战。以少胜多,一战而败李世贤。左氏建军不到一年,便取得重大胜利,由曾国藩保举,诏授浙江巡抚,成为一方大员。左宗棠在江西大战之时,咸丰病死热河,出现前文提到的政局大变。曾国藩在安庆设帐,接到咸丰病死、载淳继位、八大臣顾命的紧急公文。这一信息激起湘楚地方督抚将帅的议论,湖北巡抚胡林翼从武昌赶去安庆,与曾国藩加紧密谋。此时左宗棠正与太平军激战,无暇赴皖,但他对谋位之想,却在诸人之先。胡林翼去安庆,捎去了左宗棠的一个事关重大的联语:“神所依凭,将在德矣;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信上说,这一联语是其登浮梁之神鼎山偶得。曾国藩一看便知其中暗机,“问鼎轻重”,趁其乱而谋其位。这是曾、左、胡去年多番密议过的事情。一年后值咸丰驾崩,载淳年幼,宫廷混乱,这时确是一个“问鼎”的绝好机会。但是,让谁去“问鼎”?曾国藩当时就想到左宗棠,但他又认为,左氏手中只有万把人,清廷的军队虽然腐败,但多年布置在江北的多隆阿、都兴阿、冯子材和黄淮流域的僧格林沁,都早有对付湘军的布置,左宗棠那点军队再能打,也难能胜之。所以,左氏势单力薄,此时想要起事,也绝无把握,更何况直隶、京津畿辅的清军力量更不可小看。他同样认为,即使湘军全师响应,也没有胜券可握。左军单方面行动,更是不自量力。

想到这里,曾国藩不寒而栗。口中只是称赞联语对仗工整,假装未看出门道。胡林翼自然也明晰左氏尚未成熟,于是深望曾国藩能当此重任。他向曾国藩分析形势,以为宫廷政变不可避,而湘军在此时应“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即让曾氏当机而断,拯救乱局。随之,曾国藩的爱将彭玉麟也劝曾在东南称帝,他愿拼力为辅。但是,曾国藩已经立定决心,将众人的劝说一一设法拒绝,且不留痕迹。

安庆这番“问鼎”议论又无结果。胡林翼回至武昌便病死了,左宗棠自知无力“问鼎”,清 *** 又高迁他为封疆大员,去了浙江,不久又升迁他为闽浙总督,还把西北塞防大计托付于他。他在西北为国家建下殊功,也得到殊荣,“问鼎”之想遂终。正如有关记载所称:他虽有“度夕陀想”,但由于清廷重用于他,又升迁如此之快,“朝廷待我固不可谓不厚”,才使他未行“问鼎”之举。可他仍抱有遗憾,所谓“误乃公事”,即由于清廷付以重任,为完成重任之“公事”,却“误”了“问鼎”的大计。

总之,左宗棠虽然未有谋位的大举,却实有“问鼎”的隐情。后来正史、野史的记述,并不是妄写的。

付湘军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湖南付军明、付湘军的信息您可以在本站进行搜索查找阅读喔。

标签: 左宗棠 曾国藩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