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诗文教练?叶诗文教练是谁?

景秉 1 0

有人还记得叶诗文吗

有人还记得叶诗文吗?那个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横空出世的天才少女。

2012年伦敦奥运会曾被视为叶诗文的起点,却最终成为她 体育 生涯的顶点,过去这些年里,这位天才少女经历了最甜蜜和残酷的一切——16岁在伦敦奥运会一战成名,随后成为中国游泳史上第一位全满贯选手,却又在之后的漫长岁月中,饱受失眠、身体发育和伤病的折磨。她中途离开过,去大学求学,又为了东京奥运会休学重回泳池,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但造化弄人,2021年6月,中国游泳队公布东京奥运会参赛阵容。1996年出生的黄金一代女运动员叶诗文、傅园慧都不在名单中。

2018年夏天,在清华法学院读书的叶诗文决定休学,重回泳池,想再拼一拼东京奥运会。本来是休学两年,奥运会延期后变成三年,这三年,她 坚持 到了最后一秒。

游泳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必须跨越的门槛是“奥运A标”,只有达到这个标准,才能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在今年的两次东京奥运会选拔赛中,叶诗文报名参加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两次决赛,叶诗文游出的最好成绩是2分12秒57,距离2分12秒56的奥运A标差了0.01秒,叶诗文无缘参赛。

很多人都记得叶诗文扬名奥运会的那个夏天。2012年7月,叶诗文出战伦敦奥运会游泳比赛女子200米及女子400米个人混合泳两个项目。在女子400米混合泳决赛中,以4分28秒43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夺得金牌。两天后的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叶诗文以2分07秒57率先触壁,拿到本届奥运会上个人的第二枚金牌。

那时候,叶诗文16岁,是一个瘦削安静的短发女孩,外媒形容她是“shy girl”。

伦敦奥运会结束后,12月,2012年国际泳联短池游泳世锦赛在土耳其举行,叶诗文再次夺冠,成为中国游泳史上首位奥运会、长池世锦赛、短池世锦赛和亚运会的冠军全满贯选手——她完成这一切,只用了两年的时间,从14岁到16岁。

叶诗文7岁开始学游泳,启蒙教练魏巍说,上了几节课,他就知道,小叶是块大料,她手长脚长,脚腕柔软,打腿也快,在水中像小马达一样推进。叶诗文练习游泳刚刚半年,魏巍就告诉她的爸妈:“只要没有意外伤病,你们家孩子以后是要拼奥运会的。”

事实印证了魏巍的判断,那是一段流畅无比的上升线——叶诗文14岁那年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就拿到了全国冠军(绍兴全国游泳冠军赛)。随后第一次参加亚洲比赛,就拿到了亚洲冠军(广州亚运会)。15岁,第一次参加世界比赛,拿到了世界冠军(上海世界游泳锦标赛)。

叶诗文的父亲叶青松也认为,女儿的性格适合竞技 体育 。叶诗文看起来文静寡言,但骨子里相当要强。一个例子是,她小时候写字帖,写不好就会把字帖撕了,哭一会儿,再把它捡起来,“我就不信自己写不好”。还有一年冬天,叶诗文吃晚饭吃到一半扔掉筷子,走到阳台大喊:“某某某,我一定要超过你!”她说的是她的队友,一个比她大一岁的男孩子,她刚在一次比赛中输给对方。

女儿学游泳的第一年,叶青松就辞了职——杭州培养游泳小将都是走训,每天练,更考验的其实是父母,每天放学后要接孩子,然后再送到体校,等两个小时再接回家。整整五年,父女俩风雨无阻。

2007年,叶诗文进入浙江省游泳队,先是跟着教练楼霞,楼霞喜欢她温柔底下的那股子倔强,总是讲起一个故事:有一次水球比赛,队员们说谁输了就从10米跳台往下跳。其他小孩都不敢跳,害怕得哇哇哭。只有叶诗文,直接走上去跳了下来。

一年后,因为身体原因,楼霞把叶诗文托付给了自己的丈夫、同是国家队教练的徐国义。与楼霞的温柔不同,徐国义是一位以严厉著称的教练。运动员徐嘉余19岁时迷上了网络 游戏 ,徐国义发现后,先后两次砸了徐嘉余的电脑。

在去伦敦之前,徐国义带着叶诗文辛苦备战了一年多。徐国义每天十多个小时守在训练馆,叶诗文在水里游,徐国义在池边飞奔,等训练完,徐国义总会反复叮咛,“开空调,一定注意别感冒……”

伦敦的两块金牌,是高光时刻,同样是巨石投湖,扰乱了天才少女平静的心——伦敦奥运会之前,叶诗文是冲击别人的心态,但伦敦后,她有了心理负担,觉得自己已经是世界纪录保持者,只有拿第一名,才算是正常发挥——没有人告诉她,如何去面对输。

伦敦奥运会第二年的夏天,巴塞罗那世界游泳锦标赛女子200米混合泳决赛,叶诗文获第四。400米个人混合泳,叶诗文也只拿到了第七。

这是天才少女竞技生涯中的第一个转折点。从2010年开始,她参加过11次国内外的200米个人混合泳比赛,保持全胜,其中包括广州亚运会、上海世锦赛、伦敦奥运会。而这一次,她第一次没有站上领奖台。

一根流畅的上升线从此折断。

叶诗文身上有几处纹身。2014年,她去纹了第一个纹身,在右手手腕,是一个心电图和一句英文“you are the best”,叶诗文说这个纹身是为了让自己克服对泳池的恐惧,刻在手腕上,训练的时候看一下,就能有点力量。

肋骨和脚腕也有两处纹身,一处是五角星,一处也是鼓励自己的英文,她挑在这两个地方,是因为这两处纹身时都很痛,她希望用这种痛警醒自己。

201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失利后的采访中,叶诗文提到了自己的失眠。 事实上,她面对的还包括:正在发育的身体、伤病。

实际上,从很早开始,失眠就成为困扰叶诗文的一大问题。她心思单纯,但也心性敏感,不是那种粗线条、大心脏、脑袋空空的运动员,练不好的时候,她晚上就会失眠。

有段时间,叶青松想劝女儿退役,反正你什么冠军都拿了。但叶诗文不同意,她总觉得自己还行,还能再往前走一步,始终有这样一个念头在。

新的转折点出现在2017年的全运会,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叶诗文夺冠。比赛结束后,教练徐国义拥抱她,说:总算是帮你实现了一个冠军。同时劝她:离开吧,离开游泳队,去读书,换个环境。

此时的徐国义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离开,刚刚回到游泳队不久。早在2015年,他就被诊断出脑癌4级(以严重程度由低到高总共分为5级),经过手术,状态好转后归队,徐国义与妻子楼霞都是游泳队教练,他们没有孩子,将手底下带的队员视做自己的孩子。

清华大学法学院,这是徐国义帮叶诗文挑的。法学学起来艰苦,但徐国义认为这才能有真才实学——他希望这能为叶诗文的人生增加一个保障。

那一年,叶诗文21岁了,她接受了这个建议。开学的时候,是徐国义和父亲叶青松一起去送的她。

叶诗文是清华法学院招的第一批运动员,与清华经管院专门为运动员开班不同,在法学院,运动员和普通学生一视同仁,都要修满162分的学分。

在辛苦又繁重的学业之外,游泳突然变成了不太一样的东西——不再让她觉得恐惧和痛苦,反而成了生活中最大的甜。

她跟着清华校队一起训练,算是一个编外成员。队员们知道她来了,都很高兴,让她游在最前面,女孩们在后面跟着她练,整个队都特别有冲劲。恍惚之间,她觉得好像回到了八九岁的时候,那一段在业余体校时,最无忧无虑、不计输赢的时间。

在大学自由的空气里,叶诗文体验着很多从没做过的事情。比如她开始留长头发了,以前在队里,徐国义不让女运动员留长发。但在清华可以,也可以染头发。她喜欢骑自行车在校园里兜兜转转,她觉得被治愈,过上了错失已久的、普通人的生活。

但关于泳池的一切,依然会时不时撩拨着人的心。刚入学不久的十月,是那年的亚运会,叶诗文在宿舍一起看完了所有游泳比赛,队友拿了冠军,她就在房间尖叫。

随之而来的,还有那种小兽一样的赢的渴望、冠军的野心。2018年夏天,在清华读了一年书之后,盘踞已久的念头终于破土而出——她办好了休学手续,回到了国家队。

2018年夏天,叶诗文归队后,前三个月,她连教练规定的基础训练量的1/3都完成不了。最初那段时间,徐国义也不怎么管她,让她自己练,想着也许过段时间她就会放弃。但叶诗文没有放弃,她能做的就是更自律:每天6点45分起床,8点训练到11点,午餐和午睡之后,继续训练整个下午,晚餐和按摩之后,晚上10点20分准时睡觉。

很快,2019年7月,回归后的第一场大型国际比赛来了,在韩国光州举行的2019国际泳联世界游泳锦标赛上,叶诗文获得了200米混合泳和400米混合泳的亚军——她游出了自己在伦敦奥运会之后的最好成绩。

200米混合泳决赛的那个夜晚,“叶诗文回来了”上了微博热搜。在经历了整整7年的低谷期后,一个天才运动员的第二个黄金时代,似乎真的来到了。

但是,身体是一位运动员最宝贵、锋利也最难掌控的武器,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何,他们的感觉最灵敏。2020年初,叶诗文明显感觉到,自己“游不快了”,身体似乎被封印了。

就在她的身体承受能力快要到达极限时,2020年2月,国家 体育 总局发布了一则通知,要求所有运动员必须参加体能测试。体能测试对全体运动员执行一套标准,游泳运动员也需要在田径项目上达标。

对于游泳运动员,这是一项极大的挑战,因为游泳运动员的脚踝都很软,这样才能灵活地打水,他们很难进行长跑,甚至逛街太久都会累。游泳运动员的肌肉类型也不同于田径运动员,他们没有大块的硬肌肉,有的是那种能让他们浮起来、但又有力量的肌肉。

为了完成体测,叶诗文花了很多时间练习3000米跑,做分量很重的卧推和下蹲,甚至在山上跑十公里越野跑——体能测试过后,她长了整整三公斤肌肉,下水后更沉了。

她还需要面对身体机能的老化。同样的体能训练,年轻运动员睡一觉就能恢复,但她可能需要一周。为了尽快恢复,她试过很多方法,比如每天按摩,只要肌肉酸疼,一定会马上按开,但始终无法很好改善。

在这兵荒马乱、各种状况不断的一年多中,还发生了一件事,是失去和告别。

2020年7月19日凌晨,徐国义去世了。

徐国义去世后,叶诗文发了一条微博。

曾经与叶诗文同在一个教练组的徐嘉余,这次去了东京,在临行前,曾经被徐国义砸烂过两台电脑的他,把徐国义生前留下的银镯子,带在了身上。

没能去成东京,叶诗文终于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她回到了杭州,平常依然去浙江省队训练,每天不间断。周末回了家,和父母一起吃饭,在小区里散步。

她也全程关注东京奥运会,为女子4 200米自由泳接力赛夺冠而激动。她享受泳池,仍然在备战今年的全运会,以及明年将在杭州举办的亚运会,但这更像是为自己的运动生涯画一个句点——她是从杭州开始学游泳的,也应该在这里结束。

唯一可以确定的计划是,到了今年秋天,叶诗文会回到清华,继续把剩下的学分修完。清华的同学说,小叶善良,谦虚,没有一点架子。原来清华的同学让她问游泳队的其他队员要签名,她一口气帮人家要了20多张。

2021年7月23日,东京奥运会开幕的那天,叶诗文在微博上写道:“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叶诗文与教练结婚怎么看

叶诗文与教练结婚,怎么说呢,不应该过多的关注运动员的私下生活吧,竞技比赛成绩就是一切,叶诗文是中国泳坛首个金满贯,并且也是女子200米混合泳爱运会记录保持者,我们应该多关注于运动员本身的能力与竞技,比赛是比赛,生活是生活,不可混为一谈。

叶诗文:天才少女“陨落”7年后,暂别清华,重返赛场

东京奥运会已经圆满结束,中国与美国金牌只有一枚之差,夺下第二名,成绩相当不错。

这一次的东奥赛场之上,很多运动员的高光时刻被网友们铭记。

为中国夺下第1金的“女子十米气步枪”杨倩、第33金的“女子平衡木”管晨辰、第34金的“女子10米跳台”全红禅…

一个个年轻的面孔,一个个朝气蓬勃的模样,她们虽然年龄小,却拥有着强大的个人信念和意志。

我对 体育 赛事上的运动员,始终充满敬佩。

回溯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那个夏天,在鸟巢,整个中国都在沸腾。

主场内一阵又一阵排山倒海的欢呼声,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伴随着国旗一起冉冉升起。

每一个参赛的运动员,他们接受着万众瞩目的目光和掌声,但背后却一次次挑战自我和突破极限。

在那一日复一日的高强度体能训练下,才有了这么多辉煌时刻,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奥运冠军“天才少女”叶诗文,两次登上最高领奖台后,陷入了长达七年的职业生涯低谷,她的人生经历值得我们深思。

1996年,叶诗文6.59分出生在杭州的一个普通家庭。

当时电视里面正好放着新闻联播,叶诗文的父亲看到冉冉升起的国旗,预料到这孩子的一生不会平凡。

她的父母工作很忙,叶诗文出生9个多月就被送去了杭州市郊的外婆家照看。

2002年,上着大班的她,比其它同龄人高许多,身体更加协调。

于是大班的老师把她推荐给自己孩子的游泳教练。

叶诗文很喜欢去杭州西湖边上玩,她的母亲担心她会一不小心掉进湖里,所以十分支持她去学游泳。

谁也没想到,叶诗文游泳天赋极佳,她虽然并不热爱游泳,但是在水里游泳的她体能恢复很快,没过多久,她成为了训练馆里游得最快的孩子。

她的启蒙教练魏巍说: “小叶天生是游泳的料,在水中像小马达一样推进。”

短短半年,教练就把叶诗文的天赋告诉她父母,并且大胆地推测: “只要没啥伤痛,她一定是拼奥运会的料。”

随后的五年,教练把叶诗文训练成一个全能选手,蝶泳、仰泳、蛙泳、自由泳样样精通。

2006年,10岁的她参加浙江省运会50米自由泳,夺得了冠军;2008年,12岁的她参加浙江省游泳赛,获得1金2银2铜,之后入选为省队;2010年,14岁的她入选国家队,做了徐国义的学生。

紧接着,她还代表中国参加了广州亚运会游泳比赛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以及400米个人混合泳,夺得了两枚金牌。

16岁那年,她成为了中国游泳史上第一位集奥运会、世锦赛、短池世锦赛和亚运会冠军于一身的 “全满贯”

凭借着2012年伦敦奥运会出色表现,被2013年劳伦斯世界 体育 大赛提名,叶诗文的蜡像还进入了北京杜松落博物馆。

她的头上顶着无数的天才光环,可年纪轻轻的她却无法承受这些巨大压力。

人这一生做任何事情,不进则退,然而起点过高,一旦不能突破起点,那就只能过满则亏。

叶诗文曾说: “勇士不是活在光环之下的人,而是在黑暗中创造光环的人。”

少小成名,她的心态开始失衡。

她觉得自己是奥运冠军,所有人对她都寄予厚望,她没有输的资格。

于是为了赢,她开始焦虑、失眠、注重外界对自己的看法…在心态以及伤痛的影响之下,比赛中接连失利,自己像沉入了水底的石头,压得喘不过气。

没有站在领奖台上的她,被媒体肆意地报道。

“17岁的叶诗文经历了一场惨败”、“叶诗文必须认真总结失利的教训” …这些负面的消息铺天盖地袭来,扛不住的她虽然不愿认输,但教练却劝她先离开。

“离开吧!离开游泳队,去读书吧!”

教练徐国义拥抱着她,给予她力量和勇气。

叶诗文去了清华读书,读的是法学院,她的教练觉得这个专业读下来,对叶诗文的人生更有保障。

只不过清华的法学院并不会对国家运动员“手下留情”,她也得跟其他的学生一样修满162的学分才能毕业。

那段日子里,叶诗文每天都得熬夜,课程枯燥乏味,却又得反复去记忆和阅读,才能理解透彻。

在经历了一年的清华校园生活后,她的心态得到了调整,心中有了坚定的信念,懂得了专注对成功的重要性,也在大学生活中学会做一个真正的“普通人”

卸下光环,有朋友,有自己的小生活。

当游泳不再成为她生活的唯一,她曾经的夺冠压力瞬间消失,竟然无意中意识到自己是热爱和享受游泳的。

现在的她喜欢为了目标安静专注地投入,作为一个专业的运动员,她依然会以奥运会金牌为最终目标去努力奋斗。

2018年,她决定休学搏一把东京奥运会。

她的教练徐国义非常生气,他明白游泳给叶诗文带来了辉煌的同时,也有无尽的痛苦: “你的学业怎么办?你要读多久才能毕业?你要过得那么痛苦干嘛呢?”

但叶诗文却说: “我是因为热爱才重回这个赛场。”

徐国义开始怀着内心的侥幸心理,同意了她的选择。本以为她会在后来的训练当中,因为身体素质的下降,而自动放弃。

可她一下子坚持了三年,包括奥运会延期的一年。

2019年七月,她在韩国光州举行的游泳世锦赛中,获得了银牌。

网络上疯狂窜出 “叶诗文回来了” 的字条,她也因为自己的成功,而增添了信心。

2020年2月,国家 体育 总局发出一则通知: 所有运动员必须参加体能测试,达标才能参加奥运会选拔。

这个消息对于叶诗文来说晴天霹雳,她开始疯狂地练习3000米跑、下蹲、卧推,导致她长了三公斤肌肉,让她下水之后感觉更加沉重。

而在当年的7月,徐国义却去世了。

叶诗文伤心欲绝,在她心中,徐国义夫妇就是她的第二对父母。

可能是因为心情影响着选拔成绩,叶诗文最终因为0.01秒的差距无缘东京奥运会。

不过,她心满意足了!

自己努力奋斗过,又享受着训练的每一天。

现在的她失去光环,也仍然有勇气做自己,往后余生每踏出一步,都是通往另外一条成功之路。

她用“拼一次”的方式,给了自己前24年时光一个交代,跟自我做了和解,这是特别难得之事。

学会与自己和解,才能读懂人生。

初唐诗人陈子昂,从小娇生惯养,跟随父亲到长安后,每天都跟朋友出城打猎,不务正业。

后来他经过一个私塾,听到老师讲: “一个人如果放任自流,因为傲慢,就没资格受到人尊敬,肯定招人讨厌。”

陈子昂很羞愧,找准机会请教老师: “现在改可来得及?”

老师说: “如果能够改过自新,何必担忧来不及呢?”

听到这话后,他特别高兴,于是潜心研究学问,成为了有名的爱国诗人。

心理学家王阳明说: “真正有智慧的人,不把永远不犯错误当成标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外人给予的标签,很多时候只是束缚自己行为的绳索,只有破绳而出,才有机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永远不犯错误乃是神的标准,尽量少犯错误才是人的目标,改正错误是人一生所要追求的高贵品质。

学会原谅自己,并不是在给自己开脱的借口,而是付出相应的代价之后反省自我,跳出自怨自哀的阴影,清楚自己为何陷入困境,这才能够学会真正的放下,不再重蹈覆辙。

希望“天才少女”叶诗文,有过自己前半生“不平凡”的经历之后,也能重获平凡生活的幸福。

对于叶诗文教练和叶诗文教练是谁的总结分享本篇到此就结束了,不知你从中学到你需要的知识点没 ?如果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内容,记得收藏关注本站后续更新。

标签: 诗文 奥运会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