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黛丽赫本和派克?奥黛丽赫本和派克的友谊?

章羽 1 0

奥黛丽·赫本在《罗马假日》中最后说了什么?

“公主殿下,在这次欧洲之行中,哪个城市给你留下的印象最美好?”

“罗马,当然是罗马”。

这是半个世纪前格利高里·派克与奥黛丽·赫本在《罗马假日》中的最后的、也是最让人难忘的对白。罗马假日这部电影主要讲述了由赫本饰演的安妮公主在出访罗马时因为厌倦了眼前的公主生活而偷偷出逃,游览了罗马城里面最经典的景点,并在这一过程中与格利高里·派克饰演的美国记者乔邂逅,双双坠入情网。但为了承担作为一个公主对皇室对国家的那分固有的责任,她不得不放弃爱情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

英俊潇洒的格利高里·派克与高贵典雅的奥黛丽·赫本将一部浪漫爱情喜剧演绎得十分温馨悦目,加之导演威廉·惠勒将一幕幕浪漫温馨的情节巧妙而生动地融入罗马最经典名胜风光之中,使罗马这座永恒之城在影迷心中更加充满诱惑。

2黑桃 | 陪伴赫本的不只有纪梵希,还有派克

纪梵希生日1927年2月21日,生命牌4方片,守护牌8方片。奥黛丽·赫本生日1929年5月4日,生命牌2黑桃,守护牌6梅花。4方片是2黑桃的月亮牌,两个人有着贯穿一辈子的友谊。1953年,纪梵希还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青年设计师,他刚刚建立起自己的工作室,正为自己的前途无休止地工作着。4号人非常喜欢作计划,有了计划,他工作起来才有踏实感。他打算把新季度的设计做出来。有一天,当他在自己的设计图纸前沉思时,敲门声响了。他不得不打断自己思路,没好气地打开了门。门开了,是大明星赫本。

他知道赫本是来请他为《龙凤配》做时装设计,他已经拒绝过一次了,没想到这次她亲自来了。赫本说,我十分喜欢您的设计,所以亲自来了一趟,希望您能答应我的请求。纪梵希说,我非常想帮您,可是我已经计划好要设计新季度时装了,实在没有时间,真是抱歉。这个4号人还真是死脑筋,做好了计划就一门心思走下去,赫本想,看来指望他改变是不可能了。这时,赫本偶然瞄到了纪梵希上一季的设计,突然就有了主意。

她说,先生,我能用您上一季的服装搭配一下,试试看吗?当然没问题,纪梵希想,你爱怎么搭就怎么撘,只要不影响我工作就行,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这个双方片人从来都是极其重视效率,何况他还有一张8方片的守护牌,效率的巅峰。可赫本从试衣间里出来的那一刻,他顿时忘记了自己的忙碌,定睛呆看着眼前的这个姑娘:赫本硬是用上一季的样品,搭配出了别样的风采。从此,这个女孩轻轻巧巧闯进了他的眼里,一辈子都没有再走开。

多年以后,当纪梵希回忆起初见赫本的那一幕时,总是会感叹当时的自己怎么会那么死板。如果赫本没有发挥自己太阳牌的主动,也许就没有了两人的合作,没有了两人长达一辈子的友谊,甚至会没有如此闪耀的赫本还有如今纪梵希这个时装帝国。当赫本站在她面前的那一刻,纪梵希就感觉到了, 他的灵感缪斯终于来到了他的生命里 。赫本也对媒体说:“以后我的每一部电影,都要由纪梵希为我设计。”他们喜欢一起共事,那种默契神会的感觉就像伙伴间的嬉戏。他们的创意想法时而碰撞,然后不断涌现灿烂的火花。

作为太阳,赫本在荧屏上闪耀着光芒,而幕后的支持她放射出这光芒的人正是作为月亮的纪梵希。他设计的小黑裙,让她在《蒂凡尼的早餐》里的形象,成为永远的经典。《午后之爱》里,他的一字领连衣裙,让她大放光彩。《谜中谜》里,一件大衣给她增色不少。还有站在阶梯上,高雅又气势十足的红色礼服。她穿着他设计的衣服,拿下奥斯卡。他也看着她穿着自己设计的婚纱,嫁给过别人。甚至当她皱纹渐起,韶华已逝,身上还穿着他设计的衣服。

赫本说,她穿上纪梵希设计的衣服会有一种受保护的感觉。赫本从小命途多舛,在纳粹的手里逃生过,在跑鼠的房子里寄居过,这一切让她的神经过于敏感, 而纪梵希是为数不多能给她安全感的人 。赫本这一生,两段婚姻都是离异告终。而唯一不变的是,纪梵希始终陪伴在她身边,比任何一段感情都要持久。也许,对于赫本来说,这一段无执着的友谊,比任何爱情都重要。生命牌2黑桃,找到这样一个合作的伙伴,正是她灵魂的目标。

在那次会面后,赫本给纪梵希打过一次电话:“我爱你!”纪梵希说,我也爱你,像家人那样爱,哥哥对妹妹那样。作为月亮的纪梵希一直滋养着赫本,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赫本患病的时候,纪梵希曾经劝赫本放下工作。让黑桃人没有工作就像是让黑桃人不再有生活一样。碰壁后,纪梵希只能经常叮嘱她注意休息。

赫本病重,无法乘坐普通飞机,是纪梵希偷偷用自己的私人飞机送她回瑞典。当时她一踏进机舱,就惊喜地发现机舱内满是纪梵希为她准备的百合花。她甜蜜地落下了眼泪——那是她最喜欢的花。“只有他,还始终记得我的喜好,把我当成小女孩来宠。”即使在赫本晚年孑身一人、名气渐失时,他仍然陪着她,散步,谈天。直到她的生命尽头,他扶棺送行,陪她走完了最后一程。

42年,没有对彼此的执着,因而也没有争吵,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互不相扰,然而又相亲相爱,如同姐妹兄弟,这正是2黑桃所象征的友谊。在赫本去世的第二年,纪梵希便宣布告别设计师生涯,就此隐退休山。2015年,80多岁的纪梵希从聚光灯中退隐多年后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就是为了赫本。他出了一本书,名字叫做《给奥黛丽的爱》(To Audrey with Love)。

还有一位陪伴赫本一生的好朋友——格里高利·派克,他们也是日月连结,不同的是,这次赫本担当的是月亮牌的角色。格里高利·派克,生日1916年4月5日,生命牌3黑桃,守护牌5方片。派克生命牌3黑桃,与赫本是日月连结。当时,赫本还是影视界的一个新人,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去拍《罗马假日》,将要和她搭对手戏的人正是派克。见到派克时,赫本的心像小鹿乱撞——她做梦也没想到能和派克共事,那可是她一直以来的偶像啊。

和遇到纪梵希时的大胆主动不同,她总是用仰慕的目光看着派克,就像看到散发着光芒的太阳一样。她感觉自己在派克面前就像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孩子,什么都需要他帮助和指导。派克更是对赫本照顾有加,他知道赫本经验不足,有一些戏演不出来,就特地设计了“真理之口”的小插曲,而且事先没告诉赫本。派克把手放进“真理之口”,还装作手被咬掉的样子。赫本果然被吓了一跳,流露出真实的惊慌神情,生动自然,也因此成就了流传至今的经典桥段。

派克的指导将赫本的天赋激活了,再加上日月连结产生的亲密感,两人的对手戏配合得天衣无缝。在《罗马假日》上映之前,派克发现海报上打着他的名字,而赫本的名字却很小,而且藏在一个角落里。他特地通知制片方把原来演员表上的“格里高利·派克主演”改成了“奥黛丽·赫本主演”。这个举动使得全世界认识了赫本。1953年8月,《罗马假日》一炮走红,赫本因此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在颁奖典礼上,她说:“这是派克送给我的礼物。”

派克也不忘操心赫本的终生大事。在一次酒会上,他将赫本介绍给当时兼具才华和前途的导演梅尔·费勒,期待赫本能有个好的前景与归宿。两人一见钟情,迅速结婚生子,而爱情却没走到终点。赫本不愿和别人谈论自己的婚姻,却总能对派克敞开心扉。“在这个圈子里,婚姻真难维持啊。请你相信我,我本来想白头偕老,但太难了,太难了!”而对于派克来说,赫本也一直是他的解铃人。1974年,派克年仅30岁的大儿子自杀身亡。白发人送黑发人,派克痛不欲生,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见任何人。赫本得到消息从瑞士匆匆赶到美国,而因为她的到来,派克也终于打开了大门。

如果你稍加搜索,却能很容易找到一段“蝴蝶胸针”的故事:赫本第一次婚礼时,派克送给她一枚蝴蝶胸针。几十年过去,在一次拍卖会上,派克重新拍下这枚胸针,留在自己身边,最终安心地追随赫本而去。其实这可能是哪个恋物癖患者捏造的,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派克和赫本一辈子只保持着亲密的友谊,没有什么压抑的成分。

格利派克说:我非常喜欢她,其实我很爱奥黛丽,每个人都很容易爱上她。她是我见过的最迷人最优雅的人,我在《罗马假日》里相识了一位我永远都是配角的人,和她在一起,我永远都觉得自己是她的陪衬。赫本走的当天,派克出现在媒体前,读了一首泰戈尔的《永不止息的爱》,这是赫本生前最爱的一首诗:

人们说她是降落凡间的天使,是上帝的杰作,她为“优雅”做了最好的诠释。一个是赫本一生的服装设计师,一个是赫本演艺路上的入门导师,他们是赫本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两个人都与赫本有日月连结。虽然他们都没有和赫本结婚,但对于这位2黑桃天使来说,示现给世人这两段无执着的友谊,远比世俗的婚姻更加动人而久远。

深爱赫本不敢娶,介绍渣男害她流产离婚,40年后表白感情赫本已走

01

奥黛丽赫本离开我们已经27年!

但在我们心中,她似乎从未走远。

她曾被 时尚 杂志《ELLE》评选为“有史以来最美丽女人”第一名,还引领了一个世纪的 时尚 风潮。

直到今日,赫本式的小黑裙、衬衣,依然颇受很多女人喜爱。

我们沉溺于她纯洁如天使的容颜,爱慕她优雅如天鹅般的身姿气质,尊敬她为慈善奋不顾身的勇气。

但我们不知,她的这一切的美好,只有几分是天注定,更多其实来自于苦难的塑造。

1929年5月4日,奥黛丽·赫本出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一个贵族家庭。

本应幸福快乐的童年生活,却因着父亲的出走而破碎了,这件事成为她“一生中最大的创伤”。

更不幸的还在后面。

10岁那年,因为二战爆发,母亲带着小赫本逃回老家荷兰,但没过多久,荷兰也被德国纳粹所占领。

在那里,她经历了人生最苦的日子,曾好几度,几乎要活不下去。

有时候,她和母亲只能躲在地下室里,而且一躲好几个月,暗无天日,缺粮断食,实在饿得受不了,就啃郁金香球根,或者干脆喝很多水睡觉。

她还亲眼目睹了舅舅表哥被枪决……

那样极端的生活环境,导致她长期营养不良,瘦弱不堪,还患上哮喘、黄疸和贫血。

唯一的安慰,就是在情况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她能去一所舞蹈学校学习芭蕾,那是她心中的理想。

在经历无数绝望和险境后,赫本母女终于活着等到了战争结束。

02

1948年战后,19岁的奥黛丽·赫本跟随母亲离开满目疮痍的荷兰,兜里揣着所有财产100英镑来到英国伦敦谋生计。

赫本想要继续追求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的梦想,但老师告诉她,因为身高原因,她走不了这条路。

失望之余的赫本,为了解决经济压力,转做兼职模特,并且参与了一些歌舞剧的演出。

1951年,奥黛丽·赫本首次“触电”,在电影《天堂里的笑声》中饰演一位甜美性感的卖烟女孩,由此正式成为一名电影演员。

次年,她主演的犯罪电影《双姝艳》上映,由于她的出色表演,导演还把她推荐给了威廉·惠勒。

而威廉·惠勒就是《罗马假日》的导演,前去试镜的赫本,令威廉·惠勒眼前一亮,当场定下她就是“安娜公主”。

长期的芭蕾舞训练,让赫本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端庄优雅,加之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确实,没有人比赫本更适合演公主。

因为,她就是公主!

03

因为此剧,赫本结识了一生的挚友——格里高利·派克。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初识的两人,没有只言片语,却又胜千言万语。

彼时的派克是好莱坞当红男星,魅力四射。

36岁的他身材修长,五官俊朗,第一次见到派克的赫本,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彼时的赫本,只是刚出道的小演员。

但瘦弱的脸上,却挂着一双天真活泼的大眼睛,当她望向派克时,派克的心房犹如千万只小鹿在撞击着。

由于赫本初入影坛,经验不足,有一些戏演不好。

当时有一场哭戏,赫本怎么也找不到感觉,演了很多次都不行,浪费了不少胶片。

导演一怒之下,竟把赫本骂哭了,才因此拍好了这段哭戏。

为了帮助赫本,派克常常用自己的情绪和小设计带她入戏。

在那一场“真理之口”的拍摄中,派克特地设计了一个小插曲,事先并未告诉赫本。

派克把手放进“真理之口”,假装手被咬掉的样子,不知情的赫本被吓了一跳。

那种自然流露出的惊慌失措,无比生动有趣,也因此成为了流传至今的经典桥段。

就这样在派克的带领下,赫本的表演天赋和潜能完全被激发出来了。

高贵中透露出的小可爱。

骑着Vespa小摩托,在罗马的大街小巷飞驰着, 赫本和派克简直活脱脱一对小情侣……

在“西班牙广场”初识的两人。

拍摄结束后,在电影的宣传海报上,主演一栏里,派克的名字赫赫在列,但赫本只是偏居一隅。

派克找到制作方,要求把赫本名字列在海报中间,在派克心里,早已认定赫本才是主角。

因为这一小小的举动,赫本更快在影坛获得一席之地,并一举斩获第2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在颁奖典礼上,激动到语无伦次的赫本没忘记表达对派克的感谢, 称“这是派克送给她的礼物”!

戏里如此默契的两人,让不少人开始猜测,戏外的两人是否会继续这份情缘?

哪个少女不怀春?面对这样一名翩翩君子,赫本自然是喜爱至极的 。

但碍于派克已是三名孩子的父亲,她只能把这份感情深藏于心。

而派克对赫本的感情早已溢于言表。

其实,那时的他和妻子感情已经破裂,但还未离婚,所以,对于这份爱,他从未说出口。

戏中的两人,爱而不得,戏外的两人,依然爱而不能。不是因为不够爱,而是因为太爱。

04

拍摄完《罗马假日》后,自知给不了赫本幸福的派克,便主动介绍了好友梅尔·费勒给她。

没多久,赫本与费勒便结婚了,那是1954年9月,他们在一个小教堂里举办了简单的婚礼。

远在美国的派克赶来参加了她的婚礼,他送给赫本的结婚礼物是一枚蝴蝶胸针,据说是他祖母传下来的,但他没有说。

也许,他希望这枚胸针能代替他靠近赫本的心,时刻与她在一起。

但就在赫本结婚次年,派克离婚了,而此刻的赫本,还沉浸在新婚燕尔之中。

在错误的时间遇见正确的人,只能终其一生,成为遗憾。

随着赫本事业发展,女强男弱的关系,让费勒越来越多控制欲,赫本也因此停下许多工作,但依然没有得到费勒的理解。

几年间,赫本怀孕两次,但因身体瘦弱而流产,五年后才生下儿子西恩。

他们的一个朋友评论说:

从小缺乏父爱的赫本,竭尽全力挽救这段婚姻,但在结婚10年后,赫本终于看清:

费勒对她的控制多于爱,而且还时有不忠的行为发生,她的白头偕老梦完全只是一相情愿。

1968年秋天,赫本再次怀孕,但又流产了。这次事故之后,他们彻底结束了这段婚姻。

但遗憾的是,派克已经再婚了。

兜兜转转一大圈,最终,两个人还是失之交臂。

错误的时间遇见正确的人,终究只能是一种遗憾。

不过,两个人却用大半生的时间谱写了一种超越爱情的感情,至今成为一段佳话。

每次,赫本来到美国,都是第一时间去看望派克。

赫本遭遇离婚,很少表达的她唯独对派克敞开心扉,向他倾诉:

派克也多次写信安慰赫本,鼓励她坚强面对,勇敢去爱。

2017年9月,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对赫本的私人物品举行拍卖,有一件特别的物品非常引人注目。

这是一封格雷高里·派克写给赫本的信,上面写着“ 我亲密的死党,我一直都在 ”。

这样的称呼,这样的措辞,不禁让人感动。

1975年,派克的长子自杀身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让派克痛不欲生。

得知噩耗的赫本,第一时间从瑞士赶到美国,看望派克。

此时的派克闭门不出,谁来也不见,只有赫本让他打开了大门。

四十载的相知相惜,两人的交情早已超越了友情、甚至爱情,但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深情却不暧昧。

1992年,赫本从索马里看望受饥饿困扰的儿童回来后,一直觉得胃疼,可是也没当回事,在朋友劝说下,她才接受了检查。

结果在赫本的腹腔内发现了癌细胞,而且已经扩散。

1993年1月20,奥黛丽赫本因结肠癌在瑞士洛桑去世,享年64岁。

出殡那天,77岁的派克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赫本的葬礼。

这让人大吃一惊,因为1991年后,派克几乎足不出户,只是待在后院里伺花弄草。

白发苍苍的派克拄着拐仗,步履蹒跚来到棺木前,哽咽着说:

然后,他低头在棺木上轻轻一吻,轻声呢喃道:“ 你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 ”

他开始放声大哭,泪流满面。

这句表白,迟到了40载的告白,赫本,终于听到了。

这是藏在他心底40年的秘密啊!

在万千人心中,赫本是“天使”,可在派克心中,他只想做她的“天使”,可以守护她、陪伴她一辈子。

赫本走了,但派克送给她的蝴蝶胸针依然完好躺在首饰盒里。

2003年4月24日,在一次赫本遗物的慈善义卖活动上,87岁的派克亲自去买回了那个陪伴赫本40年的蝴蝶胸针。

这枚带着赫本心跳的胸针,辗转流离,终于再次回到派克手上。

人生,似乎又从终点回到了起点,时光,似乎又回到了《罗马假日》的那个夏天……

她还是天真浪漫的少女,他是温柔多情的绅士,但这一次,他终于握住了她的心跳,这一次,她的心终于为他而停留。

一个多月后,心无遗憾的派克永远地闭上了双眼,追随赫本而去。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在这个永远沉睡的梦里,她将只是他一个人的“公主”,而他,是她永远的“护花使者”。

对于奥黛丽赫本和派克和奥黛丽赫本和派克的友谊的总结分享本篇到此就结束了,不知你从中学到你需要的知识点没 ?如果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内容,记得收藏关注本站后续更新。

标签: 赫本 派克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